开启辅助访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城市+ 一带一路 媒体走读 查看内容

中俄等34国开始去美元化后,去美元化上升为35国,事情有新进展 ...

2019-11-24 11:33| 发布者: 索拉| 评论: 0

摘要 :   近年,随着全球经济和货币格局的一直变迁,美元作为单一货币主导经贸的情况正在发生着潜移默化的变化。BWC中文网观察团长期跟踪去美元化进程,发现截至目前,中国、俄罗斯、德国、法国、意大利、英国、日本、印 ...

  近年,随着全球经济和货币格局的一直变迁,美元作为单一货币主导经贸的情况正在发生着潜移默化的变化。BWC中文网观察团长期跟踪去美元化进程,发现截至目前,中国、俄罗斯、德国、法国、意大利、英国、日本、印尼、马来西亚、泰国、伊朗、安哥拉、委内瑞拉、伊拉克、科威特、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土耳其、卡塔尔、阿联酋、印度、越南、匈牙利、巴西、南非、罗马尼亚、西班牙、爱尔兰、荷兰、葡萄牙这34国已开始分别用一种或多种方法开始去美元化。


  比如,向石油美元说不,部分石油国开辟接收美元货币以外的石油款项;不同货币当局之间签订广泛的本币调换协议,直接用本币进行商品买卖;增加非美元货币储备;放弃锚定美元;增加实物黄金储备规划以对冲美元风险;大幅减持美债等美元核心资产;开发主权加密货币绕开美元主导的SWIFT支付体系等等方法。无独有偶,事情又有了最新进展,全球去美元化的国家或正在上升为35个。


  这个国家就是瑞典。据外媒11月22日报道,瑞典央行行长斯特凡·英韦斯(Stefan Ingves)近日确认该央行正在建立电子克朗的试用版。其中包括两种模型。第一种是通过在瑞典央行的帐户中持有的电子克朗,第二种是允许公众通过存储在银行卡或移动应用中的数字代币,在中央银行持有货币。两者的共同点是,无论采用哪种方案,两者都会看到公众的钱直接存放在瑞典央行。


  从瑞典央行的说法来看,电子克朗可以让个人绕开传统的商业银行系统,而在央行持有电子货币。分析认为,一旦瑞典的电子克朗得以真正问世,并在瑞典商家及消费者与全球商家之间对接,对美元和美元主导的SWIFT支付系统将带来必然的冲击。因而,这也是瑞典去美元化的一个迹象。


  不只如此,一个月之前,瑞典央行行长还公开称,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Libra已成为全球央行改革一个动力和催化剂。这也说明,瑞典央行对数字货币替代美元传统货币的趋势表示支持。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瑞典加速开发本国数字货币的过程中,瑞典还减持了美债这一美元核心资产。


  根据美国财政部最近一次公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数据延后两个月惯例),瑞典在9月减持了11亿美元的美债。如果单独这一个投资迹象不足以说明问题,那么,将瑞典央行减美债和加速研发数字货币的迹象结合在一起,就进一步佐证了瑞典去美元化的观点。


  


  现实上,将减持美债与加速研发数字货币这两个方法,应用于去美元化方法上,还有多个国家。例如,稍早前,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指出,美元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主导地位给美国以外的市场带来了问题,他认为降低美元地位的最好办法是可以用一种全球加密数字储备货币来取代美元,如果以数字货币计价的全球贸易份额上升,那么,美元通过汇率产生的溢出效应将会减弱,也方便各国可以绕开美元进行买卖。而早在去年2月,英国皇家铸币局就推出了自己的加密货币RMG(Royal Mint Gold)。值得注意的是,英国在9月减持了37亿美元的美债。


  再比如,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近日称该央行正在研究数字货币。并表示“如果拥有庞大客户基础的公司支持的稳定币在全球发行,这可能会对货币政策和金融系统稳定性产生影响。”而早在7月时, 一位知情消息人士称,日本当时就开始在全球主导建立一个用于加密货币支付的国际网络,相似于银行使用的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系统。据悉,日本计划在未来几年内筹备好这个网络,日本将与其他国家展开合作。


  不只如此,报告显示,日本9月份抛售了289亿美元美债,彭博社称,这是日本有史以来最大的月度削减美国国债储备的行动。分析认为,日本经济或正发出减持美债的信号。同时,当月,美债最大做空者或也浮出了水面。野村资产管理固定收益部门首席投资长Masahiro Kawagishi曾直言不讳称,美元可能引发一种担忧,即美元可能不再是以前那样的主要货币了。


  


  事情还远没有结束。俄媒RT不久前报道,俄央行正在研究一项提议,创建一种黄金支持的加密货币,可以用于与其他国家的跨境结算。而这一加密货币与其他加密货币的最大区别在于,它是拥有黄金背书的货币,即以黄金为本位。


  而自2018年以来,俄罗斯已经连续数月都没有出现在上面的美债主要持有者名单之列,而在此之前,俄罗斯长期都是美债的前十大海外持有者。俄媒称,截至9月,俄持有的美债仅为107.5亿美元,这一数量仅为俄持有美债最高时期的约6%,近年,俄罗斯已累计减持了约94%的美债。俄媒称,俄正在向持有美债为0而倒计时。显然,在俄罗斯计划提出非美元货币全球构想进程中,研发加密货币与大幅抛售美债已成为去美元化的重要方法。


  上述迹象表明,全球多国都正在采用研发数字货币与减持美债的方法而去美元化。对于前者,美国议员Bill Foster表示,主要是担心“其他国家的快速发展会使美国措手不迭,可能使我们(美国)的经济处于竞争劣势,并要挟美元的主导地位。”这一迹象表明,美国一些人已高度认识到其他经济体一旦发行主权加密货币,对美元形成的冲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日前致信美国国会众议员,认为美联储没有发行美元数字货币的计划和必要。值得注意的是,鲍威尔认为,对一些国家来说,发展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具有紧迫性,但美国不同。


  分析认为,美联储对于全球多个货币当局可能将发行主权加密货币非常担忧。亦如美联储不想看到美债被越来越多的货币当局减持一样。不过,这样的景象的确正在发生。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内地)9月减持11亿美元美债,而从去年6月至今年9月间,中国(内地)共减持了约911亿美元的美债。这一数量已超过德国目前持有的849亿美元美债的总和。过去7个月中,中国有6个月抛售美国国债,并创下自2017年5月(29个月)以来,持有美债的最低水平。目前持有1.1024万亿美元美债。


  


  而对于中国累计抛售近千亿美债,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创始人、亿万富翁雷.达里奥近期预期表示,不排除中国更大规模削减庞大的美国国债的可能。我认为或成为事实。美国媒体CNBC稍早前分析报道称,一旦如此,对美元和美债的冲击或将难以想象。(完)


  


  近年,随着全球经济和货币格局的一直变迁,美元作为单一货币主导经贸的情况正在发生着潜移默化的变化。BWC中文网观察团长期跟踪去美元化进程,发现截至目前,中国、俄罗斯、德国、法国、意大利、英国、日本、印尼、马来西亚、泰国、伊朗、安哥拉、委内瑞拉、伊拉克、科威特、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土耳其、卡塔尔、阿联酋、印度、越南、匈牙利、巴西、南非、罗马尼亚、西班牙、爱尔兰、荷兰、葡萄牙这34国已开始分别用一种或多种方法开始去美元化。


  比如,向石油美元说不,部分石油国开辟接收美元货币以外的石油款项;不同货币当局之间签订广泛的本币调换协议,直接用本币进行商品买卖;增加非美元货币储备;放弃锚定美元;增加实物黄金储备规划以对冲美元风险;大幅减持美债等美元核心资产;开发主权加密货币绕开美元主导的SWIFT支付体系等等方法。无独有偶,事情又有了最新进展,全球去美元化的国家或正在上升为35个。


  这个国家就是瑞典。据外媒11月22日报道,瑞典央行行长斯特凡·英韦斯(Stefan Ingves)近日确认该央行正在建立电子克朗的试用版。其中包括两种模型。第一种是通过在瑞典央行的帐户中持有的电子克朗,第二种是允许公众通过存储在银行卡或移动应用中的数字代币,在中央银行持有货币。两者的共同点是,无论采用哪种方案,两者都会看到公众的钱直接存放在瑞典央行。


  从瑞典央行的说法来看,电子克朗可以让个人绕开传统的商业银行系统,而在央行持有电子货币。分析认为,一旦瑞典的电子克朗得以真正问世,并在瑞典商家及消费者与全球商家之间对接,对美元和美元主导的SWIFT支付系统将带来必然的冲击。因而,这也是瑞典去美元化的一个迹象。


  不只如此,一个月之前,瑞典央行行长还公开称,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Libra已成为全球央行改革一个动力和催化剂。这也说明,瑞典央行对数字货币替代美元传统货币的趋势表示支持。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瑞典加速开发本国数字货币的过程中,瑞典还减持了美债这一美元核心资产。


  根据美国财政部最近一次公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数据延后两个月惯例),瑞典在9月减持了11亿美元的美债。如果单独这一个投资迹象不足以说明问题,那么,将瑞典央行减美债和加速研发数字货币的迹象结合在一起,就进一步佐证了瑞典去美元化的观点。


  现实上,将减持美债与加速研发数字货币这两个方法,应用于去美元化方法上,还有多个国家。例如,稍早前,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指出,美元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主导地位给美国以外的市场带来了问题,他认为降低美元地位的最好办法是可以用一种全球加密数字储备货币来取代美元,如果以数字货币计价的全球贸易份额上升,那么,美元通过汇率产生的溢出效应将会减弱,也方便各国可以绕开美元进行买卖。而早在去年2月,英国皇家铸币局就推出了自己的加密货币RMG(Royal Mint Gold)。值得注意的是,英国在9月减持了37亿美元的美债。


  再比如,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近日称该央行正在研究数字货币。并表示“如果拥有庞大客户基础的公司支持的稳定币在全球发行,这可能会对货币政策和金融系统稳定性产生影响。”而早在7月时, 一位知情消息人士称,日本当时就开始在全球主导建立一个用于加密货币支付的国际网络,相似于银行使用的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系统。据悉,日本计划在未来几年内筹备好这个网络,日本将与其他国家展开合作。


  不只如此,报告显示,日本9月份抛售了289亿美元美债,彭博社称,这是日本有史以来最大的月度削减美国国债储备的行动。分析认为,日本经济或正发出减持美债的信号。同时,当月,美债最大做空者或也浮出了水面。野村资产管理固定收益部门首席投资长Masahiro Kawagishi曾直言不讳称,美元可能引发一种担忧,即美元可能不再是以前那样的主要货币了。


  事情还远没有结束。俄媒RT不久前报道,俄央行正在研究一项提议,创建一种黄金支持的加密货币,可以用于与其他国家的跨境结算。而这一加密货币与其他加密货币的最大区别在于,它是拥有黄金背书的货币,即以黄金为本位。


  而自2018年以来,俄罗斯已经连续数月都没有出现在上面的美债主要持有者名单之列,而在此之前,俄罗斯长期都是美债的前十大海外持有者。俄媒称,截至9月,俄持有的美债仅为107.5亿美元,这一数量仅为俄持有美债最高时期的约6%,近年,俄罗斯已累计减持了约94%的美债。俄媒称,俄正在向持有美债为0而倒计时。显然,在俄罗斯计划提出非美元货币全球构想进程中,研发加密货币与大幅抛售美债已成为去美元化的重要方法。


  上述迹象表明,全球多国都正在采用研发数字货币与减持美债的方法而去美元化。对于前者,美国议员Bill Foster表示,主要是担心“其他国家的快速发展会使美国措手不迭,可能使我们(美国)的经济处于竞争劣势,并要挟美元的主导地位。”这一迹象表明,美国一些人已高度认识到其他经济体一旦发行主权加密货币,对美元形成的冲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日前致信美国国会众议员,认为美联储没有发行美元数字货币的计划和必要。值得注意的是,鲍威尔认为,对一些国家来说,发展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具有紧迫性,但美国不同。


  分析认为,美联储对于全球多个货币当局可能将发行主权加密货币非常担忧。亦如美联储不想看到美债被越来越多的货币当局减持一样。不过,这样的景象的确正在发生。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内地)9月减持11亿美元美债,而从去年6月至今年9月间,中国(内地)共减持了约911亿美元的美债。这一数量已超过德国目前持有的849亿美元美债的总和。过去7个月中,中国有6个月抛售美国国债,并创下自2017年5月(29个月)以来,持有美债的最低水平。目前持有1.1024万亿美元美债。


  而对于中国累计抛售近千亿美债,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创始人、亿万富翁雷.达里奥近期预期表示,不排除中国更大规模削减庞大的美国国债的可能。我认为或成为事实。美国媒体CNBC稍早前分析报道称,一旦如此,对美元和美债的冲击或将难以想象。(完)


  近年,随着全球经济和货币格局的一直变迁,美元作为单一货币主导经贸的情况正在发生着潜移默化的变化。BWC中文网观察团长期跟踪去美元化进程,发现截至目前,中国、俄罗斯、德国、法国、意大利、英国、日本、印尼、马来西亚、泰国、伊朗、安哥拉、委内瑞拉、伊拉克、科威特、尼日利亚、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土耳其、卡塔尔、阿联酋、印度、越南、匈牙利、巴西、南非、罗马尼亚、西班牙、爱尔兰、荷兰、葡萄牙这34国已开始分别用一种或多种方法开始去美元化。


  比如,向石油美元说不,部分石油国开辟接收美元货币以外的石油款项;不同货币当局之间签订广泛的本币调换协议,直接用本币进行商品买卖;增加非美元货币储备;放弃锚定美元;增加实物黄金储备规划以对冲美元风险;大幅减持美债等美元核心资产;开发主权加密货币绕开美元主导的SWIFT支付体系等等方法。无独有偶,事情又有了最新进展,全球去美元化的国家或正在上升为35个。


  这个国家就是瑞典。据外媒11月22日报道,瑞典央行行长斯特凡·英韦斯(Stefan Ingves)近日确认该央行正在建立电子克朗的试用版。其中包括两种模型。第一种是通过在瑞典央行的帐户中持有的电子克朗,第二种是允许公众通过存储在银行卡或移动应用中的数字代币,在中央银行持有货币。两者的共同点是,无论采用哪种方案,两者都会看到公众的钱直接存放在瑞典央行。


  从瑞典央行的说法来看,电子克朗可以让个人绕开传统的商业银行系统,而在央行持有电子货币。分析认为,一旦瑞典的电子克朗得以真正问世,并在瑞典商家及消费者与全球商家之间对接,对美元和美元主导的SWIFT支付系统将带来必然的冲击。因而,这也是瑞典去美元化的一个迹象。


  不只如此,一个月之前,瑞典央行行长还公开称,Facebook提出的加密货币Libra已成为全球央行改革一个动力和催化剂。这也说明,瑞典央行对数字货币替代美元传统货币的趋势表示支持。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瑞典加速开发本国数字货币的过程中,瑞典还减持了美债这一美元核心资产。


  根据美国财政部最近一次公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数据延后两个月惯例),瑞典在9月减持了11亿美元的美债。如果单独这一个投资迹象不足以说明问题,那么,将瑞典央行减美债和加速研发数字货币的迹象结合在一起,就进一步佐证了瑞典去美元化的观点。


  现实上,将减持美债与加速研发数字货币这两个方法,应用于去美元化方法上,还有多个国家。例如,稍早前,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指出,美元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主导地位给美国以外的市场带来了问题,他认为降低美元地位的最好办法是可以用一种全球加密数字储备货币来取代美元,如果以数字货币计价的全球贸易份额上升,那么,美元通过汇率产生的溢出效应将会减弱,也方便各国可以绕开美元进行买卖。而早在去年2月,英国皇家铸币局就推出了自己的加密货币RMG(Royal Mint Gold)。值得注意的是,英国在9月减持了37亿美元的美债。


  再比如,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近日称该央行正在研究数字货币。并表示“如果拥有庞大客户基础的公司支持的稳定币在全球发行,这可能会对货币政策和金融系统稳定性产生影响。”而早在7月时, 一位知情消息人士称,日本当时就开始在全球主导建立一个用于加密货币支付的国际网络,相似于银行使用的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系统。据悉,日本计划在未来几年内筹备好这个网络,日本将与其他国家展开合作。


  不只如此,报告显示,日本9月份抛售了289亿美元美债,彭博社称,这是日本有史以来最大的月度削减美国国债储备的行动。分析认为,日本经济或正发出减持美债的信号。同时,当月,美债最大做空者或也浮出了水面。野村资产管理固定收益部门首席投资长Masahiro Kawagishi曾直言不讳称,美元可能引发一种担忧,即美元可能不再是以前那样的主要货币了。


  事情还远没有结束。俄媒RT不久前报道,俄央行正在研究一项提议,创建一种黄金支持的加密货币,可以用于与其他国家的跨境结算。而这一加密货币与其他加密货币的最大区别在于,它是拥有黄金背书的货币,即以黄金为本位。


  而自2018年以来,俄罗斯已经连续数月都没有出现在上面的美债主要持有者名单之列,而在此之前,俄罗斯长期都是美债的前十大海外持有者。俄媒称,截至9月,俄持有的美债仅为107.5亿美元,这一数量仅为俄持有美债最高时期的约6%,近年,俄罗斯已累计减持了约94%的美债。俄媒称,俄正在向持有美债为0而倒计时。显然,在俄罗斯计划提出非美元货币全球构想进程中,研发加密货币与大幅抛售美债已成为去美元化的重要方法。


  上述迹象表明,全球多国都正在采用研发数字货币与减持美债的方法而去美元化。对于前者,美国议员Bill Foster表示,主要是担心“其他国家的快速发展会使美国措手不迭,可能使我们(美国)的经济处于竞争劣势,并要挟美元的主导地位。”这一迹象表明,美国一些人已高度认识到其他经济体一旦发行主权加密货币,对美元形成的冲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日前致信美国国会众议员,认为美联储没有发行美元数字货币的计划和必要。值得注意的是,鲍威尔认为,对一些国家来说,发展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具有紧迫性,但美国不同。


  分析认为,美联储对于全球多个货币当局可能将发行主权加密货币非常担忧。亦如美联储不想看到美债被越来越多的货币当局减持一样。不过,这样的景象的确正在发生。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内地)9月减持11亿美元美债,而从去年6月至今年9月间,中国(内地)共减持了约911亿美元的美债。这一数量已超过德国目前持有的849亿美元美债的总和。过去7个月中,中国有6个月抛售美国国债,并创下自2017年5月(29个月)以来,持有美债的最低水平。目前持有1.1024万亿美元美债。


  而对于中国累计抛售近千亿美债,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创始人、亿万富翁雷.达里奥近期预期表示,不排除中国更大规模削减庞大的美国国债的可能。我认为或成为事实。美国媒体CNBC稍早前分析报道称,一旦如此,对美元和美债的冲击或将难以想象。(完)
登录 发布 返回顶部